医疗安全

【听课笔记】大咖这么说,我们要怎么做?

发表时间:2018-06-13 点击:121
     这个周末,广州真是热闹。我和同事小伙伴们都兴冲冲地聚集到东方宾馆和皇冠假日酒店。吸引我们的,是这里正在召开的"2018年广东省医师协会麻醉科医师分会年会”和“2018广东省老年麻醉高峰论坛暨中山大学附属第一医院老年麻醉培训中心workshop”。

我们是一群从事麻醉领域医疗设备技术服务的年轻人,有机会来这样高水平的学术盛宴,聆听业界专家教诲,学习充电,不亦乐乎?“好记性不如烂笔头”,我忙不迭地掏出笔记本,把句句精粹都留在了笔记本上。瞧,这就是我的听课笔记!

独乐乐不如众乐乐,在此分享给朋友们,希望对大家有帮助哈!

 

于布为教授

麻醉学科要建立自己的诊疗体系——麻醉治疗学,而麻醉治疗学就是用麻醉学科的技术、方法、设备、药物,由麻醉科医生实施的,直接治疗患者疾病的一门学科。

 

 

王天龙教授:

PPV从目前的国际研究来看,几乎可以从婴幼儿到100岁都可以用,适用范围是很宽的。SVV受到很多的限制,有瓣膜疾病的不能用、体重小了不能用、呼吸睡眠障碍的不能用等,老年患者正好是这些因素的高发人群,所以更适合用PPV。

 

 

黄文起教授:

  1. “高跟鞋与拖鞋”理论。有创监测用到的概率不足20%,要获得连续的血压及血流动力学数据,无创应该与有创相结合,全面覆盖整个科室。“去农场就不要穿高跟鞋,去歌剧院就不要穿拖鞋”。

     

  2. CNAP虽然贵,但是可以真正的用好血管活性药物和液体,而不是盲目的去处理(黄教授举了诱导期低血压的案例)。如果用有创的就会带来耗材成本。多购买无创设备,通过技术含金量提升(整体质量)。像CNAP这种高技术设备的运用,最终是为了让病人获益,是为了解决病人的生理需求。

     

  3. 大家都知道麻醉深度监测很重要,又有多少人在用呢。

 

 

董海龙教授:

  1. 手术患者术后死亡率居高不下,而术后转归的影响因素中:与麻醉相关的就有药物副作用、药物过量和麻醉过深,因此术中对麻醉深度的监测显得尤为关键。这要求手术室配备麻醉深度监测设备,医生合理运用麻醉深度监测设备。(比如Narcotrend)

     

  2. 2017年一月,发表在《JAMA Surgery》杂志上对于ERAS回顾的文章中就有三点与容量管理相关,可见容量管理在ERAS中的的重要地位。

 

笔记内容太多了,没办法把笔记都送给你们哦,今天就先分享这些吧。听了国内顶级专家的讲课,让我们了解到麻醉领域专家们的关注点在哪里。不管是研究热点还是引进先进技术方面都给临床麻醉医师指引了方向和树立了标杆。

 

 

更多的医疗安全相关资讯或案例,欢迎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平台【医疗安全】,微信查找“医疗安全”或“扫一扫”下方二维码即可关注!